欢迎访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崇阳县委员会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三眼桥佛炳殉国

发布时间:2019/7/8 10:00:00 来源:政协办公室 录入:Gov104 【字体:


王佛炳(1912--1941)  又名追维,化名雷鸣。崇阳人。1929年就读于崇阳县城兰金寺私塾。其时,中共党员陈汉初、舒伯奇等在崇阳城关秘密串联,发动群众,发展党的组织。王积极投入革命运动,并经舒伯奇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秋,他受崇阳县委派遣,以外出求学为名,去大冶我党举办的干部训练班学习,结业后仍回崇阳工作。 1934年,红军退出苏区后,留在本县三山、双港一带建立地下联络点,坚持革命斗争。1938年,湖北省党组织在黄安七里坪举办"战地干部青年训练班",培训抗日干部,他奉命前往学习。7月,学习结束,随鄂南特委巡视员陈约耳回崇阳,开展抗日救亡运动。8月,中共崇阳县委成立,被任命为鄂南中心县委委员兼任崇阳县委书记,并领导通城特支。1939年2月,调任中共武昌县委书记。以武昌纸坊学校教员身份为掩护,秘密领导武昌县委和梁湖大队的抗日工作。1940年,鄂南中心县委改为中共鄂南代表团,任宣传部长。鄂豫边区党委决定成立鄂南游击地委后,任宣传部长,兼梁湖工委书记。1941年,鄂南游击地委复改名鄂南中心县委,仍任宣传部长兼崇阳县委书记。参加组建鄂南地下交通线,领导抗日活动,坚持革命斗争。当年农历5月,一行6人由华容出发,步行赴崇阳。5月6日深夜,到达崇阳洪上章家休息。不料国民党保长章天桂告密。7日凌晨,国民党八支队包围章家。6人在突围中均遭逮捕。他被敌中队长杀害于洪上三眼桥。

崇阳华陂畈,平阔万亩。三国时,吴王孙权屯兵于此,构筑“吴城”,其城廓石梁依稀可辨。古来,战争的分烟曾多次漫卷过这片净土。二十世纪初,军伐割据,恶霸横行,地主剥削,穷苦农民在水火里挣扎,在黑暗中生息。华陂畈王家屋王老爹的儿子--王佛炳,就生在1912年这个灾难深重的年头。喜得贵子,王老爹本应喜上眉梢,但他愁容满面,对人念叨:“孩子错投到这个世间了”,要同他一样面对不公平的、任人宰割的世道,谁又想到,王佛炳,这位农民的儿子,却在他短在的人生留下了不朽的英名浩气。

年青的共产党员

王佛炳从小就勤快劳动,天天放牛,还带着小竹篮,捡谷穗,割猪食。家里养猪喂鸡,有他一半功劳。及至少年,身体格外壮实,浓眉毛,大眼睛,虎头虎脑,着实讨人欢喜,王老爹更是乐在心里。1920年新年刚过,王老爹叫佛炳到他跟前说话:“你去私塾堂念书吧,莫像你父瞎字不识”,佛炳片刻回话:“不呢。父亲,我要帮你耕田种地,你一年到头勤耕苦作太辛苦了”。过完正月十五,王佛炳在父亲的催促和叮嘱下还是走进了“学堂”。

数载寒窗。期间,革命烈火在崇阳境内时涌时现:

1925年12月,中共崇阳县第一支部建立;

1926年8月24日,国民革命军北伐军第四军第十二师先头部队叶挺独立团进入崇阳县境,攻克了县城;12月,全县建立党支部8个,党员150余人。是月上旬,在县城天主堂召开了全县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与会党员代表40余人;

1928年7月22日,彭德怀、滕代远、黄公略领导平江起义,组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为打破湘鄂赣三省国民党军队对红五军进行“围剿”的阴谋,9月初,彭德怀率红五军主力向鄂南通城、崇阳、通山九宫山进发,沿途消灭各地民团、警察,捣毁国民党县、区政府。建立乡、村中华苏维埃政权,处决反动分子,深受群众拥护。

王佛炳在困苦中伴随革命热潮成长,耳懦目染穷苦人民为砸碎旧世界,追求新生活而努力抗争。他对革命者由衷敬佩,虽年少力单,但一腔革命热情已生,求知欲更甚。1929年,年满16的他,身材魁悟,行动敏捷。转学崇阳县城兰金寺私塾,结识了多位同窗好友,一起谈论革命意向,寻求革命真理,密密找寻中共党的组织。未久,经中共党员陈汉初、舒伯奇联系投入革命运动。王佛炳又发动同学刘丙文、刘春香、殷宗盘等结成革命团体。并由舒伯奇等介绍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斯时,王佛炳刚满17岁,他是华陂畈当时为数不多的中共党员中最年青的党员。入党后,他始终以党的利益高于一切,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一次对爱人刘佛原说:“我已参加了革命,一切都交给了党,今后很可能有危险。那时,二老的侍奉,孩子的抚养,全靠你了,你要坚强,不要悲伤。革命一定能够成功,到那时,你们的生活肯定是幸福的。”

组建抗日武装

1930年秋,中共为了开展鄂东南革命工作,在大冶县举办干部训练班,培养党的基层干部。王佛炳受崇阳县委派遣,以外出求学为名,去大冶干训班学习。结业后回到崇阳,积极参与党的活动,发展党员,发动革命骨干。先后参加了1932年鄂东南军民第四次反“围剿”战斗,1933年湘鄂赣边县第五次反“围剿”斗争。

1934年,由于国民党连年围剿,革命内部又遭到王明极“左”路线的破坏,革命根据地几乎丧失殆尽,红军主力决定北上。王佛炳坚信革命定能成功,仍千方百计开展革命活动,建立地下联络站。与三山、双港等地革命同志保持联系,共同开展对敌斗争。风餐露宿,住山洞、吃野菜。常对同志讲:“革命就会有牺牲,不革命只有死路一条。穷人求解放,只有坚持到底,才能取得最后胜利。”革命低潮,他不畏艰险,不惜长途跋涉,找到上级党的组织,继续开展工作。

1937年9月,湘鄂赣省委改为湘鄂赣特委,划归中共长江局领导。10月,组成中共湖北省工委。同年冬,省工委派王佛炳回到崇阳。迅速恢复了华陂、古市的党组织,在华陂畈双圳口王家建立中共崇阳县特支,王佛炳任书记,委员邓勋元、周治桢。1938年2月,省工委派汤池训练班学员刘光前转崇阳工作。3月,王佛炳、周治桢、邓勋元被派到黄安县(现湖北红安)七里坪中共湖北省委青年干部训练班学习。7月结束,三人回崇,按指示成立了中共崇阳区委会。又先后在华陂、青山、石城、杨林畈等地开办了抗日学校和党训班,培训青年骨干和基层党员156人。8月,何功伟受中共湖北省委之命,回鄂南组织中共鄂南特委,同时恢复中共崇阳县委,王佛炳任县委书记,周治桢任组织部长,邓勋元任宣传部长,县委机关驻华陂畈。

王佛炳初任县委书记,就开展组建崇阳抗日武装工作。寻访得知,静严寺小学校长程国华与国民党县长郎维汉关系密切的族人程国祥非同一般。于是,与县委人员形同共识后,多次找程国祥接触、交谈,程知抗日武装事,热心支持。程国祥对郎维汉又多次往来行走,并对郎道:“于今,日寇侵我国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华北大部被占,又有南下之胆。我等身为华夏子孙,岂能受辱。君,身为一县之长,当资以款,动以力,准建抗日武装队伍,同中共共同抗日,保一方山河,得县人以赞誉。”几经周折,郎终首肯。8月底,崇阳县抗日游击队华陂直属中队正式建立。王佛炳兼任中队长。程树棠任中队副队长。初建时,50余人40余支枪,不久,发展到70多人,50余支枪。这是在共产党领导下,崇阳第一支抗日游击队。

9月,崇阳人陈鹤鸣乘国民党部队南逃之机,邀集乡人收缴枪支弹药,自发拼凑30多人的游击队,活动于刘山麓,青山一带。陈感力量单薄,怕被强者吞并。王佛炳获悉主动上门,向他宣讲共产党的抗日方针,提出只有紧密团结才是唯一出路。陈答应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将其所属队伍与华陂直属队合编。同月,经王佛炳细致工作,崇阳县委吸收了愿与中共合作抗日的西山游击支队队长熊鹤龄入党。月底,王佛炳、熊鹤龄再进西山,与西山支队李伯勋等达同一致,将崇阳县抗日游击队,西山支队合编,成立崇阳县抗日大队,共800多人,熊鹤龄任大队长。抗日队伍呐喊操练,学习军事,迎击日寇,大增了全县人民的抗日决心。培养了众多骨干,众多热血壮士涌跃参军,投入抗日和反蒋战斗,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丰功伟绩。

在王佛炳的带领下,崇阳县委快速组建起抗日武装,并开展有效工作,得到了湖北省委的肯定和赞许。1939年2月,省委决定扩大武昌县抗日武装力量,特别选调王佛炳任武昌县委书记。

到任后,王把在家乡组建抗日队伍的经验同武昌县的实际情况结合。以武昌纸坊学校教员身份作掩护,秘密领导武昌县委和梁湖大队的抗日工作。在他的正确领导下,梁湖大队迅速发展到9个中队,500余人枪的抗日武装力量,与日军展开正面战斗和游击战,炸其碉堡,断其供给线,有力地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还安全保障了党的联络交通。1940年,鄂豫边区党委决定成立鄂南游击地委,王佛炳被任宣传部长,兼梁湖工委书记。

为革命英勇献身

1941年夏,鄂南游击地委改名鄂南中心县委,王佛炳任宣传部长。6月,上级决定重建崇阳县委,派王佛炳兼崇阳县委书记。数年来,王佛炳在艰苦的环境中全力投入党的工作,扩建抗日武装力量。由于工作过于劳累,当时已患严重肺病,行动吃力,仍顾不得治疗。于6月初,率领崇阳县委组织部长赵斌甫、副部长李淑涛、军事部长程树奇等一行6人,由鄂城华容出发,步行来崇。他急切盼望早日回到家乡开展工作,一路风餐露宿,翻山越岭,饥食山上果,渴饮溪间水。11日晚到达洪上章家住宿,不意被伪保长章天柱告密。

第二天凌晨,蒲圻八支队分队长程恢汉率众暴徒封锁道路,围攻章家。王佛炳察觉敌情,当即命随从烧毁文件,迅速组织突围。终因我方6人身携短抢,弹药不济,且敌我悬殊,至6人全遭被捕。伪军将6人绳捆索绑串于一起,前拉后推。王佛炳肺病急发呼吸不顺疼痛难忍,行动迟缓,伪军捧打脚踢,强行拖拉。6人遍体伤痕,受尽凌辱。

当日中午,6人被押到洪上三眼桥河滩上。四方百姓聚集河岸,怒目而视,痛恨伪军伤我党人。敌军又悬巨款诱辨6人身份,百姓无一人出言。午过,伪中队队长王植民赶至三眼桥,指出崇阳县委主要负责人。遂将王佛炳、赵斌甫枪杀在河滩上,就义时,王佛炳、赵斌甫高呼:“反对破坏国共合作”、“抗日必胜”、“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而壮烈牺牲。王佛炳时年29岁,三眼桥百姓眼流热泪,众人出力掩埋了烈士遗体。


                                                                                          (汪水龙    县文旅局退休干部)